芒種|梅雨降臨的求子廟 2

Updated: Mar 24

撰稿:嘉義縣文化基金會董事 陳俊哲

6、千順將軍的眼睛、腳指頭與龍虎擔


配天宮大殿前的千順將軍,傳說這是葉王所塑,有以下特點:

官帽與官袍︰此須有賜封才能戴有官帽,這在古早年代可不能隨興製作的。

衣服互換︰紅臉千里眼將軍穿綠色神袍,藍臉順風耳將軍穿紅色神袍。

兵器互換︰千里眼將軍執斧、順風耳將軍執方天畫戟。

鞋子特徵︰千里眼將軍穿著鞋子露出一隻大拇趾,代表一步登天(當朝一品)。順風耳 將軍穿著鞋子露出五隻腳趾,代表五子登科,保佑來拜拜的信徒功成名就。


而將軍祠內的將軍神偶更是有特色:首先兩尊都是火焰眉,讓眼神更加炯炯發光。再來是眼睛,一般想說千里眼將軍應該眼睛很大對吧,其實不對,反而是順風耳將軍眼睛大。因為千里眼將軍認真使用視力專注,用力看時眼睛是小的,有人甚至會瞇瞇眼。然後認真看的時候,嘴巴會緊閉。而順風耳將軍用心的用耳朵聽,要排除雜音干擾,會把所有知覺集中到耳朵。所以其他五官會放鬆,因此眼睛變大了,嘴巴也會略為開開。如此擬人化的猜想所製作出來的將軍神偶,就是朴子將軍的特色,非常有專業生理結構的神將。另外還有幾項特徵。


藍臉順風耳將軍︰通常順風耳將軍都是綠臉,配天宮所屬順風耳將軍神將有藍色皮膚。篙錢顏色︰將軍頭髮加掛篙錢是彩色的,一般是黃色的,彩色篙錢表示是可以上天庭奏事的天將軍,這是將軍神偶可以觀察到的。手錢:將軍手上的符紙稱為手錢,這是神將才有的,家將則是兵器或扇子。篙錢可以壓煞轉運收驚,但不可當作平安符一直帶著,帶在身上三天後須化掉,表示把厄運帶走,化掉可以到廟的金爐即可。但是仍然需要向媽祖祈求,得到派令之後才能取得。而繞境時甩手掉落的手錢,可以撿拾,放在皮包可以招財進寶。


金色頭箍︰大神偶如果身穿戰甲就會有頭箍稱為武駕,沒有頭箍就穿官袍稱為文駕,各廟宇都不一樣,繞境時可以觀察不同。繞境甩手︰有的甩的比較高,有的比較低,這也有不同,是觀察重點。龍虎擔是配天宮獨有,繞境走在將軍前面,相對應其他廟宇是龍虎旗、或是龍虎牌,所以並非之前認為的是收服了虎精和龍精,而是龍虎令旗下有萬千兵馬。

還另有一目的,如配天宮的香擔一樣,早期紀年(海表盛會)繞境,香火是整個月不能斷。所以龍虎擔內有淨爐,置貢末、束材,才有煙霧自龍虎口中吐出。而劍童身揹牡丹與雙劍,額頭綁著法官眉,上束髮而後散髮,腳穿草鞋,也是一景。而信徒繞龍虎擔下的傳統,更是朴子一特色,祈求庇佑與順心。不過當然在別的地方看到龍虎擔,不用奇怪,就是配天宮分靈準沒錯。


還另有一目的,如配天宮的香擔一樣,早期紀年(海表盛會)繞境,香火是整個月不能斷。所以龍虎擔內有淨爐,置貢末、束材,才有煙霧自龍虎口中吐出。而劍童身揹牡丹與雙劍,額頭綁著法官眉,上束髮而後散髮,腳穿草鞋,也是一景。而信徒繞龍虎擔下的傳統,更是朴子一特色,祈求庇佑與順心。不過當然在別的地方看到龍虎擔,不用奇怪,就是配天宮分靈準沒錯。


7、九節媽與黑狗精、大耳香爐


台灣俗諺:朴子香爐、北港廟壁。意喻:北港廟的牆上畫滿神仙,所以跑去聊天而被埋怨,就會說「北港廟壁」—— 畫仙=話仙。


一般香爐的護爐將軍都是翹尾雙龍,可是朴子香爐爐耳真的如雙耳,S弧度是好不容易才燒製完成,所以全台遠近知名,暱稱「大耳香爐」。而說人大耳是耳空輕,容易輕信別人,所以如果又被欺騙上當,就會被說「朴子香爐」--大耳。大耳香爐製作於大正年間,歷經二戰軍事戰備拮据的蒐集鐵器,有些連菜刀、鐵窗都被徵集。而朴子配天宮的大香爐與燭台,鐵質份量極大,怎會逃過一劫呢?上面的獅子一直笑口常開,也真的想都沒想過這個問題。


明治糖廠(今蒜頭糖廠)建廠後風波不斷,員工意外病痛也多,器械無法順利運作,更是大事,所以台籍員工建議日本長官恭請朴子配天宮三媽前來坐鎮。到了之後在附近大樹下發覺異常,在手轎上貼上犁頭符,作法之後的一陣搜尋與激烈戰鬥,發掘出有塊長毛的骨頭,放入手轎中還持續旋轉著,這是黑狗精的原神所在。


慈悲的媽祖有意收服黑狗精,因為修行不易,因緣際會之下才能修煉成精。所以媽祖舉手欲安撫之,但是黑狗精性情頑劣不服勸告,竟然咬掉媽祖食指。無奈之餘,媽祖才祭出油鍋,炸了這塊骨頭,但是油炸過程黑狗精哀號著,媽祖伸手撈起失敗。從此地方才平靜下來,而三媽神像右手食指就少了一截,右手肘關節以下退色,所以後來不論如何的鑲接與上色,均因神氣已去而失敗。另一版本是傷及媽祖的右臉頰,有留下抓痕,而且是怎麼修補又都會掉落。但是根據參與廟務數十年的前配天宮總務黃江山先生表示,確實食指短了小小一節,終於確定了這個傳說。


香爐上面明顯的刻印太陽旗與旭日旗,太陽旗是一紅丸,表示太陽,為日本國旗。旭日旗乃紅丸之外還有紅色光芒,是為日本軍旗,因為有侵略意味,所以至今此旗在被日軍佔領地區受到極大排斥。但在當時旭日旗具有崇高意義,代表天皇,所以官兵對旭日旗異常敬重,是全軍性命所繫,到戰時甚至新聞刊物不能隨意印出。平常器物難以見到兩旗同時出現,於此出現可以見證當時的慎重,與媽祖的威信。


8、騎馬的媽祖與馬爺將軍


台灣唯一媽祖有神駕的馬爺,因為日本時代空襲,媽祖騎馬接接走要炸大橋的炸彈,而使炸彈掉落到溪邊。不然都是王爺和關聖帝君有騎馬,全台灣媽祖神殿內的陪祀神明,只有配天宮有馬爺和馬童將軍。


湄州原鄉的媽祖是有陪祀馬爺,傳說媽祖有匹具有法力的鐵馬,不用吃草,但是這個傳說台灣不熟悉,所以普遍沒有被納入,而在廟中沒有顯現出來。配天宮的神駕約六十幾年前,由做生意在第一銀行前面的陳茂松捐贈,委託西園社周雪峰先生製作,因為製作精細、所以有人以為也是葉王所作,不過在神駕台座有註記(朴子陳茂松敬謝),所以是可以確定的。而且王添模老師在手抄本的朴子懷古中提到,他小時候在媽祖廟中看見周雪峰先生製作神駕,王老師也沒提到為什麼要做這匹神駕,周雪峰先生製作的費用相當高,估計當時的一甲地也換不到這樣的精細製作。


現在只能這樣推測,朴子在空襲時有個傳說,傳說媽祖騎馬到水塔(或是朴子大橋)附近用裙擺接炸彈,再丟到朴子溪,因為這個傳說,所以我們的媽祖就有神駕,因為坐轎去接炸彈太慢了,跟飛機賽跑這樣才夠快。所以這應該就是我們媽祖有神駕的可能由來。


9、御賜金杯與湄洲進香


康熙皇帝用皇宮梧桐木製作的金杯,鳳棲梧桐是鳳凰只棲息在梧桐樹上,所以梧桐是樹中之王,康熙皇帝以此製作贈送給媽祖。康熙十三年聖駕湄州行香,以皇帝殿內大梧桐樹,製作神筊三付,一尺二寸長五寸闊,廈門南普陀宮賜一付,湄州祖廟兩付,林球攜回是兩付中的第二付。出自「配天宮天上聖母大歷史」林球手抄本。


這是施琅收復台灣之後,報告康熙皇帝戰亂毀損祖廟而整修,整修完成後康熙御賜杯筊作為勉勵信物。大正九年湄州進香團,康熙聖筊由林球先生取得帶回,到了五十一年捐贈廟方。傳聞他因為身體不適,請示媽祖,才知道聖筊神格甚高,非凡人可恭奉,所以才捐贈入廟。不過恭奉已經四十多年,有問題早就會發生,哪有可能等那麼久。


推想應該年壽已高,守護聖物使命已滿,所以才贈回。據說聖筊甚輕,不似竹筊份量,而安金箔與刻字都是周雪峰先生製作,並非取回台灣就有的。湄州進香另一個傳奇是1神14人出發,回來是2神15人。因為我們的開基媽是湄州祖廟的三媽,因為神龕位置放進去底座剛剛好,所以祖廟想要趁機換回,就以一模一樣的三媽副身老神來掉包。而且把三媽副身的放置原位置(大邊)(右邊),真的金身放小邊(左邊),想讓我們拿錯了,後來媽祖顯靈托夢團長蔡啟耀先生,說要迎回有痣的才對。


啟程時的當下有小蟲停在左邊媽祖臉上,因為這個印記我們堅定要小邊這一尊,後來祖廟才承認想換回,最後副身三媽也給我們帶回來,也就是多了一尊湄州媽祖。而多出來的一個人,是當時被騙到福建的朴子人,苦不堪言的經常祈求,所以媽祖托夢要他跟團回來。當出港檢查時,躲在船艙被檢查時竟隱而未被見到,這又是神蹟的表現。


1920年湄洲進香「台灣日日新報」報導


1920.02.25

樸仔腳配天宮先到嘉義,與溫陵媽繞境,是夜宿朝天宮。翌日南下高雄,乘「湖北丸」首途。

1920.03.26

配天宮回鑾大舉祭典,且開農產及小公學校生徒成績品展覽會,小學校開衛生參考品展覽會。

1920.04.10

配天宮湄洲進香回鑾大祭,舉辦農產品評會等等,共燒去金銀紙三萬餘圓。


10、先進的荷蘭壁鎖與鐘鼓樓起昇座


配天宮大殿外有一對壁鎖,在兩側山牆上面,是起源於荷蘭的建築工法。壁鎖是可以顧名思義的倒裝句,「鎖壁」,把大樑鎖在牆壁上的固定,可以防止地震造成樑柱的移動。在安平的老宅處處可見壁鎖又稱鐵剪刀,造型不一,有簡單有繁複。在荷蘭稱為wall anchor 壁錨,就像船隻固定在海中,台灣稱為壁鎖,把東西鎖住,都有固定不動的意思。


配天宮的鐘鼓樓一樣是先進的外國工法,首先是泥作仿木結構,鋼筋混泥土模仿做出斗栱的傳統建築形象。而二樓欄杆卻有幾何圖形,一樓天花板是西洋壁燈與灰泥腳線。四根支柱卻是科林斯柱,這是歐洲文藝復興的建築代表,是希臘神殿的格式。柱頭的毛茛葉是希臘人供神植物,所以把外國神殿的裝飾物也用在媽祖廟上面,真是令人驚奇。


然後我們可以發現鐘鼓樓沒有承重牆的牆壁,就只是四根柱子支撐,這是當時巴黎鐵塔的最新工法,稱作「起昇座」。雖然我們每天在鐘鼓樓底下休閒的乘涼,但是從沒想過怎麼沒有牆壁支撐,而且是當時最新進的工法,但是我們卻是過了六十多年才由建築師的口中得知。



18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