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日作工坊

Updated: Mar 24


撰稿:吳則萱


處處都美好:日日是好日 天天都樂做

放鬆身心的好場所 —— 朴子好日作


採訪的那一日,陽光明媚,午後朴子的風自在地穿梭在繫有風鈴的老宅中,自由來去,在這個溫柔的氛圍中,我遇見了朴子文創園區裡最溫柔的陳熙璇——好日作的經營者。為什麼取作好日作呢?熙璇解釋道:好是「女子」,我創作陶藝與乾燥花藝,姊姊做布藝,所以我把我們的生活解讀為:「女子日作」即店名「好日作」的由來。在忙碌的店務與創作中,很難得可以見到像是陳熙璇這般還是可以用徐徐的語氣溫柔緩和地招呼一切的受訪者,她不認生,給予人廣闊無垠的安心感;她的溫柔語調,就像是朴子午後街巷的微陽,閃爍卻不刺眼,令我印象非常深刻。


生活的哲學:

讓人徹底喜歡居住地是駐紮在地的我們的使命!


陳熙璇說:「我本性喜歡自然,山海與平原。因此從小就很喜歡胡思亂想,觀察生活!」往記憶裡挖掘來到朴子的因緣,熙璇吟吟的笑著,眉眼彎成弦月的形狀說:「其實全世界處處都美好,我都不會多想,只是順應著我的機會,接收訊息。當時剛好踫上嘉藝點文創聚落招商,我們就積極爭取參與,順利的在第一輪獲得名額。於是我就從不同的縣市來到嘉義朴子後,我參與了朴子的生活。」


眨了眨發亮的眼睛,陳熙璇笑著繼續說:「而我的想法是這樣:『生活在哪裡,就要徹底的、真心的喜歡那裡,並尊重當地人事物,溫柔的對待周遭的一切,然後熱愛生活的一切!』」她的眼裡迸出如月光皎潔的光芒,嗓音柔順卻堅定的說著這段看似平凡,其實難能可貴的一句話。


許多藝術家或許創作成功,但卻不一能與駐紮地產生連結。「甚至有人會說:這又不是我家鄉,我為什麼要去關心呢?但不論是引你鄉愁的家鄉或現在你蝸居的小小鄉村,若我們以宇宙的距離、以星星的眼睛來看,你我此時此刻不都正站在這塊名為『臺灣」這塊熱鬧溫暖的大地之上嗎?」熙璇的一番話著實引人深思,當頭棒喝;不僅僅是因創作而搬遷的藝術家們,那些求學遠赴他鄉的學子、因工作遷移的人們或遠離家鄉的漂流者⋯⋯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塊名為臺灣的土地上,感受相同的土壤脈動。


如果每個人都如熙璇所說,不論生活何處,都不要吝嗇的愛惜城市或鄉村的每一個角落,我想人與人之間的心之距離將會更加靠近,城市或鄉村的面容也會煥然一新,充滿愛的朝氣。更不需要所謂的社區營造來挽救逐漸枯萎的鄉村、不需要守望相助隊來巡邏街巷的暗處。


探訪好日作:陶布花交 織而成的交響曲

用之美、做之悅,生活要快樂其實沒有這麼難!


好日作的店舖特色主要有三項目:分別是陶藝、布藝以及花藝。陶藝主在教學,捏塑定型後作品要高溫釉燒。不巧採訪日正碰上熙璇的陶藝品外出展覽,無法自作品一窺全貌,但在熙璇的言語中,我彷彿可以看見她的陶品世界:「我製陶的想法延伸自內心世界,想要呈現我對大同社會,生活之美的想法,所以在教學上我常常會引導學生從日常汲取靈感,多觀察圖像,也可以大膽地將生活的感觸反應在陶藝之上。對我來說,陶藝除了是一件藝術物件,更是集土地、社會人文、生活為大成的生活器物。」在過去談論生活與創作的智者漢寶德與日本美學大師柳宗悅都表露,創作不應侷限在展示,更要與生活結合,擁有生活使用痕跡的「用之美」、「用之悅」。這些主張,與熙璇所實踐的不謀而合。


長駐的春天 —— 好日作擴香瓶卡拉拉花園


每個人對於生活的感受與發現都不一樣,熙璇對於物體的細節與質地的聯想相當敏銳,隨著歲月成長,她細膩的用記憶將各種生活物品與質地深刻的刻畫在腦海。「其實一開始我必較著墨在陶藝創作,後來我想了想陶藝器皿可以作為什麼?它可以承裝了食物、茶湯、或是⋯⋯盛裝植物成為花器!但因為新鮮花材不好保存,所以我們才選擇乾燥花進入我們陶藝創作的風貌中,變成另一幅風景。」熙璇說著自己與乾燥花藝品的相遇。陶土的創作延伸出另一個花藝主題創作,根源於用之美的堅持,好日作自此多了花朵的芬芳與美麗。


問起陳熙璇所創造的乾燥花的特色,比起奢華壯麗的搭配,陳熙璇更喜歡小巧而美麗的精品,打造像是手中花園的乾燥花用物。不僅能欣賞,更可以使用於現實生活當中。「花藝的創作核心跟我剛剛說的大理念相同,都是對於自然環境的聯繫,我會想像乾燥花是家裡的一片花草園,去做一個性格的呈現,每一個創作理論都跟自然緊緊相依。」


「其實我都會希望我的花藝作品跟生活能夠有所串連,帶有美感的同時兼具功能!」熙璇拿起桌上擺放的美麗小物,向前遞給了我:「這是一個擴香瓶喔!只要滴上自己喜歡的精油,就可以芳香室內!然後上面我們利用了『花園』的概念去創作了乾燥花作品。」我驚奇地瞪大了眼睛,眼前這個開滿花朵的居然是可以持香許久的手作擴香品,不同於市面浮誇的外型、嗆辣的香味,鼻尖傳來的香味彷彿是擷取自山頭或溪邊那樣清澈的香氣,吸一口芬芳彷彿有一大片花海在我腦中成形,朔風吹過,花香撲鼻。


比起花錢購買,熙璇更鼓勵拜訪好日作的旅客們可以放下行囊、手機,親自動手做相關的藝品。「來這邊大家都可以創造自己的小花園,用你的雙手賦予它限定用你所於喜愛的香氣,是你賦予它形狀,賦予它專屬的香氣,賦予它存在的價值,創造了屬於自己的生活的器皿。我想這些體驗,是勝過於直接購買的價值。」擴香瓶底下的器皿乍看有點外國風情,一問之下原來是熙璇與設計夥伴為了體現小花園的氣氛,利用石膏翻模的技術模仿義大利的大理石卡拉拉而打造出來名為卡拉拉花園的擴香商品。「擴香效果維持兩周,若覺得香味不足可以再添加,可以長久使用。有的卡拉拉比較溫柔,都是粉紅色的花材團聚,有的卡拉拉很陽光,都是金黃色的搭配,有的則比較剛毅,但我們堅持的是不定期更換的花材,讓同一位客人再次到來時可以擁有不同的媒材去享受不同的創作感受。」陳熙璇笑著望著卡拉拉小花園,我突然覺得整個老屋彷彿有數千隻白紋蝶飛舞著,讓我不禁疑惑,春天是不是偷偷的長駐了好日作呢?


「其實我還蠻感謝生活,生活給予我不同的靈感。」熙璇婉約的笑,問起乾燥花的出現有沒有影響到她生命的任何看法或引起任何改變,她說:「乾燥花帶給我的是它讓我看見生命的痕跡,姿態幻之美,乾燥花的一生就像是人生命努力生活的氣質。只是它是以花的姿態,所以它是很溫柔地在詮釋『存活』這件事。


談創作壓力的排解與成長:藝術家的自我功課

我的靈感在排隊,下一位請稍候——


問起陳熙璇有沒有遇過創作瓶頸,她回答道:「創作上執行的壓力很大,我想得到好多、積了好多想法,但因為我經營工作室的關係,目前只有我一個人負責店務,所以我的創作得要排隊在我的行政工作後面。這些靈感都在排隊,感受到這一切的我,收到了很巨大的緊迫感,一開始這樣繁雜的事務影響了我創作的時間與心情。」或許在夢想的開始,都是結滿蒴果的桃花源,然而開始經營的時候才發現這些瑣碎但重要的事物都分散了熙璇對於創作的美好想像。但跟現實時間拔河本就不可避免,曾經有人說在工作中要養殖夢想簡直是異想天開,但熙璇卻堅持日復一日辛勤耕耘,儘管疲困,努力地將有限的時間分散,如灌溉養育名為店務以及創作的花朵,讓他們慢慢綻放茂盛。「現在有點像是在經營與創作中的拉鋸戰爭!」她略顯疲困的臉龐,依然美麗溫柔地訴說著這些不簡單的負荷。其實談起創作陳熙璇笑著說其實她也有想要歸隱山林的想法,但因為工作室營運的問題,所以「時間管理」變成藝術家必須要學會寫出的公式。


療癒心情的始終 v.s. 創作上的擔憂

但焦慮是一種會豐沛創作的感受


熙璇講起了她與夥伴合作開店的信念:「當初我們開店的初衷就是為了透過創作,讓人的心靈可以獲得實質的療癒,藉由安慰人心來回饋社會。比如說大家用了我的器皿差了一束花,他突然有一種我所有的努力都值得了的如釋重負的感覺;又或者是他用著我的食盤,享受著食物的時候得到了療癒。我想要透過我的陶藝布藝花藝的創作去治癒人們,牽起人們久違與生活溫柔對話的樣子,然後活得更加幸福。


熙璇也坦然地表示家人的擔心,畢竟藝術創作是長期的醞釀,沒有走到終點,誰都不會知道能開出什麼花結成什麼果。但念頭一轉,她笑著說:「其實我也會很焦慮,但是!我要求自己要每天都補充給自己一個很堅強的意念!讓我自己可以把我的想法好好的完成!」在熙璇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一件事:即使僅僅只是一個想法,想起來或許很簡單,但要好好的完成,卻有著無形的重量及無數需要披荊斬棘的路途。


「我對於這個世界在開店後擁有更多的心情感受,焦慮醞釀出創作不一樣的人生價值歷練,因為你必須要去溝通,而所謂的『溝通』就是要讓擔心你的人不要擔心,這是一個心靈的傳遞。要如何讓愛我的人放心,我覺得其實也很簡單,答案無非是:好好的做,讓時間會證明一切。走在一條被期許的路上,會有很多意見或是挑戰,但其實這些都沒有關係,因為它都會最終幻化成我的動力,我的力量。」正如余秋雨先生曾說過有怎麼樣的起始,就會有怎麼樣的延續。大家都想要康莊大道,就這樣無風無阻的直街走到底,但在熙璇的創作裡焦慮會幫她打開很多岔路,但並非迷途羔羊,走著走著她又回到主要幹道了!其實焦慮緊張亦是感受會豐沛一切。對於創作者來說,感受一切,不論是酸甜苦辣,都是調味創作不能或缺的。不要逃跑,試著去面對它吧!


「其實一切都很簡單,只在於要做與不做。這個園區需要一個向心的力量,我現在也還不知道嘉藝點朴子水道頭文創聚落未來的樣貌,但是來到這裡的訪客都很喜歡這裡靜謐的魅力!我想這個地方是有潛力的,只要大家一起讓各自的萌芽魅力,展現獨有的特色,很忙碌的生活中要抽出更多精力~雖然起步時真的不容易,但我相信一定會越來越好的!」面對潛意識的害怕,當熙璇感受到抗拒與拒絕創作的時候,我想我會正面的去思考自我的心境,並與自己對話:「我會往好處想,我就有動力繼續往下克服它,然後達成目標,便能突破重圍!在不危及健康的前提下,試著努力不要放棄,繼續向前!但有時候卡關也沒有關係就讓它卡,因為那就是身體或是腦袋再告訴你要你暫停一下,休息一下何仿呢?生命還這麼長,創作的時間還是很多的喔!」


想到了再找回來就好了!睡著了的喚醒就好了!

生活的魅力哲學,朴子水道頭文創聚落


「朴子有很多老街立面,老舊新穎穿插期間,可以看到很多歷史的歲月痕跡留在道路上。而水道頭這裡的環境氣場很好,保留了很多日治的痕跡。既然這些歲月的刺青被我們留了下來,我們就要讓沉睡的老屋再一次醒過來!現在還缺少了大家居住在這裡的蓬勃能量!」不同於其他老屋保護者的維護古蹟、保存老宅的說詞,熙璇的用語未曾出現『保護』。她說道:「這些日式老宅他們還活著,是我們沒有盡到對話的責任,我相信當它再次蘇醒過來時會很美麗!這棟房子前住戶也告訴我發生在這個環境裡的故事,悲歡離合等等。我才意識到房舍不僅僅是居住休息的地方,更是如同撲滿般的存在,替人類積攢情感與回憶的溫暖載體。


採訪到一半,約莫下午三、四點鐘,陽光傾斜的踏入老宅之中,空氣裡傳來垃圾車《少女的祈禱》的聲音,嘉藝點水道頭文創聚落此刻的氛圍充滿了名為「生活」的質調:散發在光中,在風中;在身上,在頭梢。人擁有感官的直覺,踏入一個對的場域,那個空間會擁有撫癒的能力,替旅人卸下心中重擔,全然放鬆。好日作就是一個這樣的地方,熙璇笑著說:「許多到訪好日作的客人都會說:怎麼會突然這麼想睡?然後就會自然的席地而坐。」她眼神發亮微笑的說:「如果這棟房子可以讓不開心的人開心了,緊張的人不緊張了,我會很開心!雖然很多事情都會有終止、畢業的時候,但我都不會害怕那個終止的到來,過程反倒是最重要的。」


我靜靜的看著、聽著,突然覺得心靈某部分疲困也被撫慰了。


大家可能覺得「生活」這個詞很空泛,其實生活就落在你我周遭,只看你有沒有感應到並用心去塑造。俗話說外國的月亮比較美,但實際上,你現在所處之處站抬頭所見的那抹明亮,是一顆一模一樣的星球,它一樣日複一日繞著地球轉,陪伴著我們繼續書寫生活的故事點滴。你會去興嘆IKEA的家庭陳設,渴望住在那樣的地方,但總是興嘆的你我有沒有真的動手:以你可獲得的物件,以你可以負荷的財力,去打造屬於你專屬的生活空間?



沁涼退火的綠豆,嘉藝點水道頭的女子日作

陳熙璇姐妹的創作甜蜜的療癒你的心


問起熙璇他覺得自己像是朴子的什麼產物,他不假思索直接脫口而出:「我覺得我像是綠豆!綠豆是朴子以前非常很重要的物產。我的創作想要帶給人的氛圍就如同綠豆給人清涼退火一樣的感覺。我非常喜歡綠豆。很可惜朴子在工商化的趨勢中遺失很多東西,但沒關係,我們想到了就把他一一找回來就好了啊!」


在一個文化的演變歷程中漸漸穩定之後,進入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文化正在面臨著變化的風暴,年輕人各自風靡爭奇鬥豔的美式、日式、韓式文化。相比他國,臺灣是一個包容性很高的文化,成為一個對任何事情都接受的國家的確很不容易,但我們更期許臺灣的民眾可以在高度包容中慢慢發展屬於自己的樣態!


只要塑造出屬於在地的質地,人們就會靠近。花若盛開,蝴蝶自來。日日是好日,天天都樂作,朴子好日作質樸靜謐,孕著百年的美好,在秋日的風中徐徐訴說。

96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